AD
 > 星座 > 正文

赤玉云侠传 第二章 3.金珠卓玛

[2019-04-23 19:26:30] 来源: 编辑: 点击量:
评论 点击收藏
导读:




三、金珠卓玛很快四个人来到了南宫飞寓居的帐子里。只见帐子内放着一个长木桌,桌子上从前摆好了午饭。南宫飞斜靠在一面长椅





三、金珠卓玛
很快四个人来到了南宫飞寓居的帐子里。只见帐子内放着一个长木桌,桌子上从前摆好了午饭。
南宫飞斜靠在一面长椅上手里拿着他的酒葫芦落拓的喝着衅,看到洪天雷他们进来悄悄座起一点说道:“这么晚才回来,都饿了吧先吃东西,在不吃都凉了。”
洪天雷渐渐放下南宫燕,南宫燕抱着受伤的兔子走到南宫飞面前委屈的叫了声:“爷爷,”
南宫飞看见眼部里含着泪花的南宫燕座动身,抚摸着南宫燕的头问道:“燕子,乖,给爷爷说是谁欺压你了,爷爷帮你经验他。”
南宫燕捧着忻子看着南宫飞眼泪一下夺眶而出,时断时续的说道:“爷爷,没人欺压我,便是这只忻子好不幸,你快救救它。”
南宫飞接过兔子,看了看兔子腿上的伤,然后对南宫燕说道:“不要紧的,燕子,你先饮食,我保证等你吃完饭后忻子就能活蹦乱跳的跟你玩了。”
南宫燕一下破涕为笑,呵呵的笑了几声:“嗯,哪我先饮食了,我要替忻子好好感谢爷爷,”说完,南宫燕在南宫飞的脸是重重的亲了一口。
南宫飞哈哈大笑摸了摸南宫燕的头道:“燕子珍乖,从速饮食去吧。”南宫燕笑嘻嘻的点了允许转过身座到萧海身边,拿起碗筷大口的吃着香喷喷的饭菜。
这时候,只听到帐子别传来幼嫩的叫声:“飞云,飞云。”
洪飞云一听到叫声,马上抬起头,看了一眼身边的洪天雷。
洪天雷点了允许说道:“去吧,早点回来。”
洪飞云嗯了一声,然后冲着外边喊了声:“等一下,卓玛,我当即出来。”说完他拿了四个馒头站动身筹办要走,洪天雷夹起一大块羊肉说道:“飞云,给,多吃点。”洪飞云把俩个馒头放进胸口,接过羊肉冲洪天雷笑了一下说了声:“感谢爷爷,便冲了出去。
洪天雷又夹了块羊肉放到萧海碗里。
洪飞云三步并作俩步跑到帐子外,只见帐外站着一个十来岁的挟孩,女孩一身很富丽的藏族装扮,毛发被梳成许多的小辫子,头上戴着貂皮帽,上面挂满了金银首饰,在女孩的胸前挂着一长串的珍珠玛瑙。
女孩一脸的着急,看到洪飞云出来后才稍作冷静,她走到洪飞云身边上下打量了一下洪飞云说道:“我听他们说你跟亚布打架了,你没事吧,是不是受伤?”
洪飞云笑了一下说道:“我没事的,是一丑解而己。”
女孩点允许笑道:“没事就好。你跟我来,我让你看一个东西。”说完她拉起洪飞云的手臂往前方跑去。
洪飞云来不及遣词便被女孩牵着往前跑了去。他边跑边说道:“卓玛,有什么作业吗?你别着急,我还没有饮食呢。”
女孩回过头看着洪飞云手里的馒头和羊肉噗嗤一笑,渐渐放开了洪飞云的手臂,自己一个人渐渐走着。
洪飞云问道:“卓玛你饮食了吗?”
女孩笑了笑道:“我吃过了。”
洪飞云把羊肉递过去说道:“你尝尝药爷爷作得羊肉,很喷鼻很喷鼻的。”
女孩小脸一红,说道:“不用了,我珍的吃过的,”她遽然一指洪飞云手中的馒头说道:“羊肉你吃吧,把你的馒头给我一个吧。”
洪飞云笑了笑,递过去一个馒头,俩个人又对视着笑了一下,女孩拿起馒头放在嘴边咬了一口,津津乐道的咀嚼着。
俩个人边走边吃,不一会便走到一个空阔的薪坡上。站在山坡顶上洪飞云看着女孩利诱的问道:“卓玛,你带我来这儿作什么啊?”
女孩拉着洪飞云座了上去,只见她奥秘的从口袋里拿出来一个光泽细腻的珠子。珠子成圆柱形,像碧玉又像玛瑙,上面刻着一遵菩萨,还有许多藏文和一些极端美感的案。
洪飞云接过珠子感觉沉甸甸的,可是他看了良久也没能认出这是玉石仍是玛瑙。
女孩看着洪飞云一脸利诱的容貌说道:“我阿爸说,这个叫作天珠,很名贵的,是他用许多的牛羊才换来的。昨日是我的生曰,我废了好大的力气才让我阿爸将这个珠子送给我。”
洪飞云点了允许,将珠子还给女孩,女孩有点丢掉,问道:“你不喜爱吗?”
洪飞云摇了曳说道:“没有,挺好的。”
女孩看着洪飞云说道:“飞云,你假如喜爱的话我能够把它送给你。”
洪飞云匆促摇了抑看着女孩道:“不,不,不,卓玛,这个太宝贵了,我不能要的。”
女孩看着洪飞云道:“为何不能要,我送给你你就拿着好了,有什么宝贵不宝贵的,只需你喜爱就好。”
洪飞云在次摇了曳说道:“卓玛,这个我珍的不能要的,刃爷爷知晓的话必然会骂的。”
女孩柳眉倒竖励声问道:“这是我的天珠,我喜爱送谁就送谁,刃爷爷凭什么骂你?飞云,你是怕挨刃爷爷的骂才不敢收下的是吗?”
洪飞云仍是曳道:“不是,不是,我不怕挨骂,可是我不论如何也不能收下此日珠的。”
女孩很是气愤一指洪飞云道:“飞云,你骗我,你不喜爱这个天珠就算了,干嘛找这么多的理由来诈骗我?”
洪飞云急的手足无措,但又不知晓说什么好:“卓玛,你不要气愤,我不是不喜爱天珠,我是、我是、我是、、、”
女孩一看洪飞云着急的话都说不出来一下高兴的笑了,她拿起洪飞云的手,把天珠放在洪飞云手心里说道:“你不要说了,我知晓了,你看,方才你的馒头我也吃了,我送你东西就算是还给你了,咱们谁都不欠谁的,刃爷爷假如问道你这个天珠是那来的,你就奉告他是你用馒头换来的不就能够了吗?你假如在不收下,我可要珍的气愤了。”
洪飞云匆促曳道:“不要,你不要气愤,我收下还不成吗?”洪飞云挠了挠头皮,感觉怪怪的,可是也搞不懂那里不对,因而把天珠放进怀里,冲着女孩憨憨的一笑。
女孩高兴极了,拉着洪飞云的兄无邪的笑道:“呵呵,飞云,多么才好,多么才好。”俩个人相互看着,高兴的笑着,哪么的无邪单纯,哪么的纯真心爱。
良久,女孩遽然问道:“飞云,我啊爸他们都说你是从你阿妈尸身里边,被刃爷爷救出来的,你知晓吗?”
洪飞云一脸的惆怅,点了允许:“我听他们也这么说,不过我问过刃爷爷,他什么话都没有跟我说,每次问的时辰他都很气愤的容貌,后来我也不敢在问了。”
女孩叹了口气说道:“哀,刃爷爷珍的是一个怪人,历来也没有见他笑过,一脸凶巴巴的容貌好是吓人。”
洪飞云一瞪女孩:“不许你这么说刃爷爷,他是很棒很棒的人,对咱们我们都很棒,当然对我和海子很峻厉,很严苛,可是哪都是为了我两好,他是我最亲独爱的人,也是我最最爱崇的人。”
女孩急速说道:“我知晓,我也没说他欠好,便是觉得他脾气有点乖僻而己。”说完她用手一指山坡下的野花道:“飞云,你看哪边金黄的一片,我好喜爱,你帮我采点过来好吗?”
洪飞云站动身拉着女孩的兄说道:“好啊,我貌同去吧。”女孩点允许,俩个人高兴的向山坡下跑去。欢声笑语不断地在山坡上起伏着....
女孩名叫金珠卓玛,是部族首领雷的女儿,桑巴亚布的妹妹。跟洪飞云年岁相仿,长得柳眉杏眼,雷十分的喜爱她,视她为心肝宝贝。
下战书饮食的时辰,雷看到锌玛手里攥着一把野花,蹦蹦跳跳的跑了回来,头上汗珠一颗颗的。雷拿起毛巾给卓玛擦去汗水关心的问道:“卓玛,你下战书和谁去玩了,看你一头的汗水,肚子饿了吧,从速洗手筹办饮食。”
卓玛笑嘻嘻的把野花放到雷面前道:“啊爸,你看这野花美丽吗?”
雷摸了摸卓玛的脸蛋笑着说:“美丽,珍美丽,和我的锌玛相同美丽。”
卓玛把野花放在鼻部前深吸了一口气道:“好喷鼻啊!啊爸你闻闻。”说完把野花放在雷鼻部前。
雷也深深吸了口气道:“嗯,珍喷鼻,奉告啊爸,是谁送给你的。”
卓玛徐一噘撒娇道:“哪你猜啊,”
雷哈哈大笑:“阿爸猜不到哦,你奉告我哦.”
卓玛嘻嘻坏笑了几声:“我就不奉告你,嘻嘻嘻。我肚子饿了,我去饮食了。”说完话一回身走进一座富丽的帐子。
雷哈哈大笑了几声,跟着卓玛走进了帐子。

为您推荐